順風車“順風”嗎?
2019-06-18 16:28 滴滴 順風車

順風車“順風”嗎?

作者 左岸 編輯秦言

來源 :懂懂筆記(ID:dongdong_note)

自從去年滴滴順風車下線整改后,“順風車”三個字似乎就成了一個坑,所有場內玩家都對其格外小心。無論是上線順風車業務的平臺,還是對順風車服務糾結莫名的用戶,似乎都在這個坑前面愈發地無奈與無語。

目前,滴滴順風車停擺將近10個月,依然看不到回歸的跡象。不過滴滴的長期缺席并沒有讓順風車市場就此停滯,或者說,原本波瀾不驚的順風車市場反而更加活躍起來。但是對于那些場內的玩家而言,曾經滴滴遇到的問題,它們也無法回避,而且可能會更加應對吃力。

近日,懂懂工作室實測了一些順風車App,感覺目前的順風車似乎不太“順風”。

激進選手哈啰:用戶少,資費低,車主沒有積極性

近10個月來,順風車市場上仍有不少新老面孔在活躍,既有嘀嗒、哈啰,也有一些不知名的小品牌如搭客、一喂、阿爾法等等。其中,哈啰無疑是走得最積極的玩家。面對大出行這個燒錢如流水的市場,相較其他競爭對手小心謹慎的做法,背靠螞蟻金服的哈啰可謂大步流星。

2018年10月,哈啰宣布推出打車服務,業務模式和同為阿里系的高德一樣采用聚合形式,選擇接入嘀嗒和首汽的運力。從運營模式來看,聚合模式最直接的好處就是成本極低,但相對的對運力的控制力也要弱一些,在業務發展的主動性上也會滯后。

網約車上線兩個月后,2018年12月27日,哈啰出行平臺首次上線順風車頻道。在整個春運運力需求旺盛的大背景下推出了順風車業務,可以說是哈啰對營收模式的大膽嘗試,畢竟相較于網約車的巨額投入,順風車業務盈利的機會似乎更大一些。

此前,根據界面新聞報道,在下線整頓之前,滴滴順風車GMV每年環比增長為50%。2017年,其順風車的GMV接近200億元人民幣左右,營收是20億元人民幣,凈利潤接近9億。滴滴官方表示順風車凈利潤占據了滴滴凈利潤的9成,每年環比50%的增長,承擔了滴滴的主要利潤來源。

反觀哈啰,近幾個月時間其順風車業務也取得了一定成績。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2月22日,哈啰順風車業務宣布在全國上線,目前已擴展至300多城市;截至3月中旬,哈啰順風車車主注冊人數已超過200萬人,總發單量突破700萬大關。

不過,哈啰現在似乎已經對四個輪子的業務有些猶豫不決。在6月12日哈啰的相關戰略發布會上, CEO楊磊表示:哈啰目前的四輪車業務只是測試一下。至于下一步如何走下去,哈啰并未給出清晰思路。

在順風車領域,滴滴當初遇到的難題哈啰也無法避開,而且從目前的應對措施來看,相較于吃過很多次虧的滴滴,哈啰顯然稍顯稚嫩。

業務上線之后,哈啰陸續被媒體報道出現司機騷擾、偷拍女乘客的事件。就在近日,哈啰順風車還被媒體爆出系統推送的乘客信息中存在大量不良信息。對此哈啰方面回應稱系惡意攻擊造成,已經清理了相關不良信息,并永久封禁相關賬號。不過,從滴滴的經歷就能看出,對于一個出行平臺而言,一旦出現負面消息,公眾很難接受平臺方面出于概率或是偶發問題的解釋。

另外,無論是順風車還是網約車,運力永遠是衡量平臺強弱的第一指標。為了盡可能的提升用戶以及運力,阿里方面為哈啰提供了流量入口,但從哈啰順風車業務現狀來看,依然是步履蹣跚。

以北京為例,懂懂筆記實際體驗發現,目前北京地區預約順風車最少需要半個小時以上,而且順路程度基本都在60%左右。本周四早上9點從北京北五環左右預約到國貿的順風車,等待超過40分鐘沒有車主主動接單,平臺提供的順路車主選項,順路程度在60%以上的選擇只有5單,最高順路程度也只有67%;本周五上午和下午隨機發送的順風車需求中,一單雖然有12趟車主路線可以匹配,但順路程度超過60%的只有6單;另一單系統給出的匹配線路只有5條,且出發地或目的地距離幾乎都超過了10公里,最大的距離甚至達到37公里,這兩單最終只有一單在20分鐘內得到了車主的應答。

站在一名普通用戶的角度來看,使用哈啰順風車的確沒有想象中的那么方便。

在和一位北京地區的哈啰順風車主交流時,他對懂懂筆記表示:“北京用哈啰的人太少了,之前每天上下班拉一個滴滴順風車,還能賺個油錢,現在很難找到順路的。而且哈啰順風車的定價也比滴滴要低,這樣乘客或許高興了,但我們司機不愿意啊,為了這點兒錢費事多拉一個人沒必要。”

這位司機還吐槽道:“哈啰的系統還經常會有提現慢或者無法提現的現象,本來錢就少,提現還總有問題。之前滴滴順風車的模式和定價模式就挺好,哈啰做的話直接沿用就行,結果非要弄個新的定價策略,這就像給你考試都開卷了你還抄不明白。”

從運營程度上來看,用戶少,資費低導致了目前哈啰順風車車主端的低迷。如果說造成北京市場這種低迷的原因,是哈啰的主要流量載體共享單車沒能大量進入北京地區,使得哈啰出行的用戶覆蓋度和知名度較低,那么在其他省市呢?

沈陽路邊的哈啰單車

在幾乎遍地哈啰單車的遼寧沈陽,盡管日常使用哈啰單車的用戶非常多,但哈啰順風車的使用體驗同樣也不太理想。端午假期期間,懂懂筆記實地體驗發現,在單車用戶眾多的沈陽地區,想要順利預約上哈啰的順風車并不容易,在 2環內大約8公里左右的行程,預約同樣需要半個小時以上,而且順路程度也只有70%多一點兒。

從懂懂工作室的實測體驗來看,定價低,車主積極性低,導致車少,用戶叫車就難,本來就不多的用戶也失去耐心——目前的順風車顯然不“順風”。

長跑選手嘀嗒出行:沒有走出小眾魔咒

哈啰之外,嘀嗒出行也是目前順風車市場的一只重要力量。和哈啰不同,早在2014年入局出行市場的嘀嗒就將主營業務聚焦在拼車服務上,可謂這個領域的“長跑選手”。但5年時間過去,特別是在滴滴“暫退”的情況下,嘀嗒的用戶規模依然有限。

根據易觀千帆的數據顯示,截止2019年4月,嘀嗒出行的月活人數為871萬人。在去年滴滴順風車下架之后,外界曾一度以為以順風車業務為重點的嘀嗒出行會獲得很好的發展機會,甚至乘機吃下原本屬于滴滴的順風車大蛋糕。但結果證明,嘀嗒沒能如愿以償。

根據易觀千帆的數據顯示,過去的10個月以來,嘀嗒出行的行業滲透率雖然有所提高,但月活用戶數量環比并沒有出現大幅增長。去年8月滴滴下架順風車業務時,嘀嗒出行的月活用戶為907萬人,而今年4月份,嘀嗒出行的月活用戶為871萬人,還出現了小幅下滑。

專注拼車業務的嘀嗒,上線至今5年時間,月活用戶一直未能突破千萬級,這對于一家出行平臺而言,絕對是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本周三,懂懂筆記在深圳嘗試使用嘀嗒APP約車,結果也非常不理想。懂懂筆記在佐鄰選擇順風車去坂田,提交業務后大約過了十分鐘,有司機接了單,但遲遲待在北環不過來接人,打電話過去也被司機掛斷,隨后這筆業務被轉單給了另外一位在彩田路的司機。從系統顯示來看,這位車主在地圖上也是遲遲未不動,繼續等了二十分鐘無果只得取消。

我們了解到,在順風車運營方面,有車主反應嘀嗒順風車報酬太低,愿意堅持拉嘀嗒順風車的車主應該更多是基于“樂趣”和人文關懷。但即便不是以盈利作為目的,過低的報酬依然會“勸退”很多車主。

在安全方面,嘀嗒跟其他競爭對手一樣,同樣無法完全避免安全隱患。此前嘀嗒也曾爆出過車主傷人、威脅乘客等一系列安全問題。可以說,面對安全問題,下了5年苦功的嘀嗒同樣仍在探索解決之道。

此前,如果說因為滴滴太強大,搶占了絕大多數用戶,那么滴滴下架順風車業務后,已經將市場空白放在了嘀嗒面前。目前的嘀嗒仍沒有成功將這些消費者招攬自己旗下,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結束語

盡管近一段時間滴滴官方曾多次放出過關于順風車的消息,但這塊業務至今仍是猶抱琵琶半遮面。滴滴的順風車業務會不會永遠下架,究竟何時上架?似乎都是一個難解的謎團。

不過,至少在滴滴順風車重新上線之前,對于那些覬覦順風車蛋糕的玩家而言,每一天依然都是最好的時機,每一天也都是新玩家入場的契機。近期高德也宣布要重啟順風車業務,并且已經開始重新招募順風車車主。高德之外,或許我們會看到更多的平臺涉足順風車領域,甚至會包括曹操、神州、首汽約車等網約車玩家。

但是進入市場容易,做好卻很難。滴滴之前遇到的坑,其它玩家也一樣都無法躲過。

順風車真的要“順風”,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探索。

懂懂筆記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